当前位置:100EC>物流科技>“网约车和货运,谁是谁的未来?”网约重构同城货运迎来“阵痛期”

全国疫情数据

{{dataList.mtime}}
  • 确诊

    {{dataList.gntotal}}

    较昨日{{dailyNew.addcon_new}}

  • 疑似

    {{dataList.sustotal}}

    较昨日{{dailyNew.wjw_addsus_new}}

  • 死亡

    {{dataList.deathtotal}}

    较昨日{{dailyNew.adddeath_new}}

  • 治愈

    {{dataList.curetotal}}

    较昨日{{dailyNew.addcure_new}}

“网约车和货运,谁是谁的未来?”网约重构同城货运迎来“阵痛期”
黄超云南信息报发布时间:2020年09月30日 10:45:43

(网经社讯)网约正在重构同城货运。在昆明城区道路上,几乎随处可见车身上写有“货拉拉”“快狗打车”字样的同城货运车辆。伴随着 这些车辆的疾速前进,网约同城货运也迎来了高速发展,甚至摆出了“唯快不破”的架势。重构越来越深,诸多问题相继暴露,并最终迎来了行业在变革过程中所必 然经历的“阵痛期”。

           

50元赌500元 抓到也就被罚50元能管24小时,而24小时拉货能挣500元

穿梭于大街小巷的同城货运车辆,有些是由客运车辆变更用途来的。这样的现象比较常见,大多数司机“屡教不改”,他们将原因归结于两方面:一是城市发展有需要;二是抓到也就被罚50元,交了50元罚款能管24小时,而24小时拉货能挣500元。

“用50元赌500元,稳赚不赔的赌局,甚至很多时候交警不一定能抓到。”一家网约同城货运平台的昆明一合伙人说。据其讲述,最近几年像货拉拉、快狗打车这样的头部同城货运平台加速云南布局,已经下沉至州市城市一级。

今年4月下旬,之前从事物流行业的柏文春成为快狗打车昆明一名合伙人。5个月后,他招募到了500多位同城货运司机,其中有200位全职。据其讲述,全职司机月收入高达万余元,“尽管和线下做得好的尚有差距,但线上有干不完的活”。

           

在没有网约概念之前,同城货运便已存在,人们或者通过熟人或者在批发市场、物流市场等固定场 所邀约到拉货的车辆,主要是拉货、搬家、运东西等。“我们从来不是制造一个新行业,只是在存量市场里,通过互联网技术打通信息不对称,撮合消费者和货车司 机进行交易。”快狗打车创新业务副总裁袁菁强调。

据悉,同城货运是个万亿级市场,网约同城货运头部两家平台市场份额尚不及10%。今年以来, 顺丰“丰城专运”、滴滴“滴滴货运”相继入局,这也证明了行业强大的发展空间。近年来,货拉拉和快狗打车两家均已实现多轮融资,并形成了良好发展态势。据 袁菁介绍,快狗打车主营业务已经实现了赢利。

尽管网约同城货运方便了C端个人用户,但从业务体量上来看,还是以B端企业用户为主。 “80%订单源自20%货主。”在袁菁看来,中大型客户以计划性需求为主,有着稳定订单量,而C端和小B端以偶发性需求为主,订单没那么稳定,极力争取前 者至关重要。这也是同城货运秘而不宣的生意经。

网约货运乱象频发 司机乱收费、恶性竞争坐地起价……

除了客运车辆改装成货运车辆而外,相关部门在监管过程中遇到比较突出的另一个问题是车身logo,在监管部门看来这就是广告。一些货拉拉车主则表示,因为车身广告被罚的100元平台会承担。

对此,货拉拉在给记者相关回复时指出:“车身所贴的‘货拉拉’只是企业标识,并不是商业广告。目前正和相关部门积极沟通,研究更为合适的呈现方式。”记者注意到除了“货拉拉”字样以外,还涉及业务介绍、App二维码等。

           

除了监管,网约同城货运在发展过程正经历一个“阵痛期”。主要还是网约同城货运平台在如何处 理平台、司机和用户三方之间利益平衡过程中存在弊端。”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分析师蒙慧欣指出,“近年来,网约同城货运行业处于稳定增长时 期,相比于传统货运物流行业,减少中间环节、信息更加对称全面,打通用户端与司机端的联系对接,交易环节也更为透明化,但门槛降低、司机增多,订单却难 抢,在供过于求的情况下,行业问题也逐步凸显。”

相关调查发现,同城货运平台涉及用户投诉案例不少,其中货拉拉、快狗打车两家平台用户投诉较为集中,货运司机乱收费、恶性竞争坐地起价、货物损坏丢失、违规载客、平台不开发票、订单被无故取消、刷单不止、平台保证金不退还、平台恶意扣款以及售后问题成为十大热点投诉问题。

对此,货拉拉和快狗打车均表示,将明确标准和规则,对加盟司机进行交规和安全培训,建立优胜劣汰的生态,通过严格评分考核制度来规范司机服务。

网约抵不过熟人关系 “就算没单,也不会通过网约去接”

和平台热情高涨的跑马圈地相比,司机一侧显得更为佛系,记者在昆明一批发市场走访,多位货车司机明确表示:就算没单,也不会通过网约去接。

一货车司机和记者讲述,此前他曾注册过货拉拉高级会员,一个月花费600多元,但一个月下来也就没接到几单合适的,那个月通过平台也就跑了六七百元,后来没有再续。此外,还有车货不匹配、消费者不合理要求多、考核机制不科学、赚钱空间有限等因素影响司机选择。

对此,蒙慧欣指出,在没有网约时,货运司机基本都会有固定合作订单,但现在越来越多司机涌 入,促成抢单竞争现状,不仅利润变薄,平台还抽佣。那么,需要思考的是平台存在价值是什么?在用户和司机之间“横插一脚”收取“关卡费”,平台该如何平衡 自身与司机的利益,来构建良好的模式生态。

据悉,货拉拉在司机端主要采取“会员费+信息费”的模式,缴费等级分别为初级会员、高级会员和超级会员,价格从199到699元不等,不同会员等级对应每天可以接的单量。快狗打车除了会员制外,还有非会员10%的抽佣。

           

“接单难”“车多货少”“客户要求多”等已经严重影响到司机接单积极性。货拉拉表示,货运订单产生和区域、时间都有一定关系,很难一概而论,如专业市场、批发市场等订单量产生较多,办公区较少;有些地方周末的订单比工作日多,有的地方反之。

“一直以来货运行业痛点是供需两侧信息出现真空地带,司机侧总觉得单少,而用户觉得司机响应 慢,其根本点在于行业毛利低,下游从业者成本高,抗风险能力低,这是上游运费出价和下游承运成本之间的利润问题。”袁菁指出,“快狗打车能够提供的是帮货 主找到更多更及时响应需求的车辆,同时建立优胜劣汰的市场秩序,保障好司机能长期获取稳定的高收入,以此来破局。

从记者采访昆明多位货车司机的情况来看,他们和平台的黏性并没那么强,很多都在维系着固有的 熟人关系,也有些通过平台结识客户后绕开平台直接开展业务,继续着传统那套。在柏文春看来,绕开平台没有出现问题则好,要是出现问题可能会给客户带来损 失,毕竟直接通过司机对接业务没有保险之类的保障措施,而这些平台上均有。

变革势在必行 平台不应单纯地“横插一脚”收“关卡费”

伴随网约重构的深入,“阵痛期”愈发明显,矛盾也愈发突出。

为了抢到更多单,一些外挂抢单软件、外接工具等灰色产业也就应运而生,正面临着劣币驱逐良币的风险;由于低价竞争,价格被压到了极不正常水平,司机利润空间也相应地受到挤压——互联网打破了原有关系,却没有及时建立起新的规范,让市场陷入混乱之中。

变革势在必行。“要是平台单纯解决了信息不对称,而在服务过程中没有落实好标准化服务质量, 这无法保障各方利益。”在袁菁看来,平台必须得坚持“利他主义”,制定相应规则,将各方利益保障落到实处,行业也才能可持续发展。据悉,快狗打车今年会着 重往精细化管理方面来做,用精细化运营赋能传统货运行业。

           

在这样背景下,快狗打车推出了“服务中台”。袁菁解释说,利用快狗打车的“服务中台”,重构 了人、车和货的关系,服务助力各方提升经营效率。“网约同城货运也到了转型期了。”在袁菁看来,除了平台因为自身调整,政府宏观政策调控也将给行业带来巨 大变革,比如鼓励使用新能源物流车,在合规的同时也能为司机节约不少成本。

网约车和货运,谁是谁的未来?”一直以来,这个问题备受关注。从记者采访各方的观点综合来 看,要想消解重构之后的阵痛,平台创收不能再单纯地从司机该有的运费中分取一杯羹,而应为行业痛点提供更为全面、科学、系统、标准的解决方案,通过帮助司 机实质性地提升收入,以及在租赁、金融、服务等领域上来实现创收。

基于“电数宝”(DATA.100EC.CN)电商大数据库,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《2020年(上)中国直播电商数据报告》(PDF全文下载)。《报告》显示,上半年直播电商交易规模达4561.2亿元,渗透率为8.7%。直播电商产业链中包括的主要平台有:1)MCN机构:如涵、谦寻、美one、蜂群文化、大禹网络、网星梦工场等;2)主播:薇娅、李佳琦、张大奕、雪梨、罗永浩 、辛巴、散打哥等;3)零售电商:淘宝直播、多多直播、京东直播、苏宁直播、蘑菇街直播、唯品直播、小红书直播等;4)短视频平台:抖音、快手、火山、B站、斗鱼等;5)社交平台:微信、微博、MOMO;6)服务商:有赞、微盟等。

【版权声明】秉承互联网开放、包容的精神,网经社欢迎各方(自)媒体、机构转载、引用我们原创内容,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;同时,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,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将版权疑问、授权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,发邮件至law@netsun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、处理。

      平台名称
      平台回复率
      回复时效性
      用户满意度